短視頻侵權頻發(fā),“剪刀手”“搬運工”該住手了

  來(lái)源:新華社 中國青年網(wǎng)2022-04-28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未經(jīng)許可將他人電影、電視劇等作品“切條”成短視頻使用或傳播;擅自上傳使用他人歌曲錄制的短視頻并傳播……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網(wǎng)絡(luò )短視頻爆發(fā)式增長(cháng),“剪刀手”“搬運工”未經(jīng)

未經(jīng)許可將他人電影、電視劇等作品“切條”成短視頻使用或傳播;擅自上傳使用他人歌曲錄制的短視頻并傳播……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網(wǎng)絡(luò )短視頻爆發(fā)式增長(cháng),“剪刀手”“搬運工”未經(jīng)許可,擅自搬運、剪輯、傳播,短視頻侵權行為頻發(fā)。4月26日是世界知識產(chǎn)權日,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將持續加大短視頻侵權打擊力度,斬斷侵權“黑手”。

  “拿來(lái)主義”盛行 短視頻侵權案件數量逐年增多

  日前,某視頻App注冊用戶(hù)“80后挖劇君”將影視劇《奶奶再愛(ài)我一次》,通過(guò)其賬號傳播該影視劇片段122段,多數為10分鐘以?xún)鹊亩桃曨l。上述視頻已包含該影視劇的主要劇情及內容,被該劇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權的專(zhuān)有使用權人告上法庭。法院判決,“80后挖劇君”停止侵權行為,并賠償經(jīng)濟損失37000元。

  上述案件中,將他人電影、電視劇作品剪輯成多段短視頻使用且涵蓋主要內容,是短視頻制作與傳播中常見(jiàn)的“切條”行為。如無(wú)免責事由,未經(jīng)許可將長(cháng)視頻剪輯成短視頻使用或傳播,是一種典型的侵權行為。

  據統計,截至2021年12月,我國短視頻用戶(hù)規模達9.34億。隨著(zhù)短視頻行業(yè)用戶(hù)和市場(chǎng)規模持續增長(cháng),短視頻用戶(hù)將影視劇、綜藝節目、體育賽事等進(jìn)行任意剪輯、切條、搬運等行為頻發(fā),引發(fā)了一系列侵權問(wèn)題和糾紛。

  《2020中國網(wǎng)絡(luò )短視頻版權監測報告》顯示,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,12426版權監測中心對原創(chuàng )短視頻、國家版權局重點(diǎn)作品版權保護預警名單作品及重點(diǎn)影視綜作品的片段進(jìn)行監測,累計監測到3009.52萬(wàn)條疑似侵權短視頻,涉及點(diǎn)擊量高達2.72萬(wàn)億次。

  同時(shí),涉短視頻著(zhù)作權案件收案數量逐年增加、增幅明顯。北京互聯(lián)網(wǎng)法院副院長(cháng)姜穎介紹,北京互聯(lián)網(wǎng)法院2019年至2021年共受理涉短視頻著(zhù)作權糾紛案件分別為540件、729件、1284件。

  矛盾沖突不斷涌現 短視頻侵權為何頻發(fā)

  2021年12月,中國網(wǎng)絡(luò )視聽(tīng)節目服務(wù)協(xié)會(huì )發(fā)布《網(wǎng)絡(luò )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(2021)》。其中規定,短視頻節目不得未經(jīng)授權自行剪切、改編電影、電視劇、網(wǎng)絡(luò )影視劇等各類(lèi)視聽(tīng)節目及片段。

  “短視頻短小精悍、內容多元,創(chuàng )作門(mén)檻低、傳播速度快,短視頻行業(yè)成為我國數字版權及網(wǎng)絡(luò )文創(chuàng )產(chǎn)業(yè)新的增長(cháng)點(diǎn)?!苯f表示,但短視頻行業(yè)迅速發(fā)展也引發(fā)了新的矛盾和沖突。

  據介紹,在北京互聯(lián)網(wǎng)法院近年來(lái)審理的短視頻侵權案件中,被訴侵權行為仍以復制型侵權為主,共2633件,包括切條長(cháng)視頻、搬運短視頻、添加背景音樂(lè )等。同時(shí),新類(lèi)型創(chuàng )作和傳播行為引發(fā)的訴訟也不斷涌現,如剪輯長(cháng)視頻畫(huà)面配以文字內容制作解說(shuō)類(lèi)短視頻,模仿他人短視頻拍攝主題、內容及方式制作相似短視頻等。

  直接侵權主體分散且隱蔽,權利人傾向于起訴短視頻平臺。姜穎表示,短視頻傳播速度快、范圍廣,且易被反復搬運,導致短視頻侵權主體過(guò)于分散和隱蔽,權利人難以確定直接侵權人。同時(shí),短視頻的傳播和侵權行為多發(fā)生于短視頻平臺,對于短視頻平臺內的侵權行為,權利人更傾向于將短視頻平臺作為起訴對象,主張短視頻平臺對侵權內容承擔連帶責任。

  短視頻創(chuàng )作者著(zhù)作權意識不足。北京盈科律師事務(wù)所律師韓冬平表示,部分短視頻制作者的著(zhù)作權意識不強,利用他人已有作品制作短視頻時(shí),往往不會(huì )事先征得著(zhù)作權人的許可,從而導致切條、搬運等侵權行為頻發(fā)。

  遏制侵權行為 用好監管利劍

  受訪(fǎng)專(zhuān)家表示,短視頻的侵權行為,不僅侵害了原創(chuàng )作者的合法權益,還破壞了觀(guān)眾對于劇集內容的觀(guān)賞感與期待感,極大影響用戶(hù)體驗。

  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的《知識產(chǎn)權強國建設綱要(2021-2035年)》提出,構建響應及時(shí)、保護合理的新興領(lǐng)域和特定領(lǐng)域知識產(chǎn)權規則體系。建立健全新技術(shù)、新產(chǎn)業(yè)、新業(yè)態(tài)、新模式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規則。探索完善互聯(lián)網(wǎng)領(lǐng)域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制度。

  北京京坤律師事務(wù)所律師李小樂(lè )指出,著(zhù)作權法規定了12種“合理使用”情形,包括為了介紹評論某一作品而適當引用,但不少影視搬運號經(jīng)常以“合理使用”為名,行牟利之實(shí)。這需要短視頻平臺進(jìn)一步加強監管,及時(shí)下架侵權視頻,保護好創(chuàng )作者的知識產(chǎn)權。

  “對于持續、反復侵權的用戶(hù),平臺應采取限權、封號等措施,有效避免重復侵權行為的發(fā)生?!表n冬平表示。

  武漢大學(xué)法學(xué)院講師李國慶說(shuō),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應加強對短視頻制作者的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宣介,提高創(chuàng )作者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意識。當自己的短視頻作品被他人復制或改編侵權時(shí),創(chuàng )作者可通知平臺要求其停止提供播放侵權作品。若平臺不制止此類(lèi)行為,應負連帶責任。

(編輯:月兒)


短視頻侵權頻發(fā),“剪刀手”“搬運工”該住手了

 
[責任編輯: 315xwsy_susan]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(wǎng)內容凡注明"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(wǎng)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(shí)必須注明"稿件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,違者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(wǎng)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(xué)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(xué)文化研究院藝術(shù)學(xué)研究、宗教學(xué)研究、教育學(xué)研究、文學(xué)研究、新聞學(xué)與傳播學(xué)研究、考古學(xué)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(xué)習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(wèn)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(lái)電或來(lái)函聯(lián)系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