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民醫保一年減少2500萬(wàn)人,為什么有人主動(dòng)退保?

  來(lái)源:騰訊王超群2023-10-24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保費持續上漲、中年居民身體健康狀況較好、醫保受益面窄且不解決大病負擔等原因,導致了居民醫保退?,F象

圖片

圖/Pexels
2016年11月,中國獲得由國際社會(huì )保障協(xié)會(huì )(ISSA)頒發(fā)的“社會(huì )保障杰出成就獎”,以表彰中國在擴大社會(huì )保障覆蓋面工作中取得的成就。
其中,社會(huì )保障擴面工作中最重要當屬基本醫保。根據國家醫保局最新數據,2022年底,全國基本醫保參保人口高達13.45億人,占總人數的95.34%,基本實(shí)現了醫療保險全民覆蓋。
然而,壞消息是,2022年的參保人數比2021少了1705萬(wàn)人。更糟糕的是,居民醫保下降了2517萬(wàn)人。這其中有自然減少的原因,比如全國醫保信息系統統一后部分重復參保居民被剔除,居民醫保參保人因畢業(yè)、就業(yè)等參加職工醫保等。但是,也有一個(gè)很重要的原因是居民醫保主動(dòng)退保。
圖片
貴,令負擔重的家庭繳不起
居民為何退出居民醫保?一個(gè)重要原因是保費持續上漲。
2003年,新農合建立時(shí),個(gè)人繳費標準僅為10元。此后階段性上漲,2015年為120元,2018年為220元,2022年為350元,2023年為380元。2003年-2023年,20年時(shí)間,個(gè)人保費增長(cháng)了37倍,年均增長(cháng)19.78%。按照這個(gè)趨勢,2024年,居民醫保保費很可能超過(guò)400元。
我們在多個(gè)地區調研時(shí),不論是基層干部還是居民,反映最大的還是居民醫保保費年年漲,看不到盡頭。尤其是農村居民,不少家庭人員眾多。
我們最近在某村調研的一個(gè)農民家庭情況如下:男主人、女主人、兒子、媳婦和三個(gè)孫子共七口人。其中,大孫子讀大三,二孫子讀高一,小孫子讀初中。兒子和媳婦在江蘇打工,每個(gè)月各掙3000多元,還要在當地租房住。全家總共1畝多地,只夠保證糧食供應,還有100余棵板栗樹(shù),今年板栗3元左右一斤,但是今年板栗沒(méi)有豐收,產(chǎn)量很低。男主人66歲,身體較差,有各種慢性病,說(shuō)話(huà)不利索,耳聾。女主人68歲,身體較好,從不生病,已經(jīng)連續四年沒(méi)有參保。受訪(fǎng)一開(kāi)始,女主人表示不愿意參保是因為保費貴。隨著(zhù)訪(fǎng)談深入才發(fā)現,女主人不參保的最主要原因是,家里三個(gè)孫子讀書(shū)負擔重,交不起保費。2023年,女主人仍不打算參保。但是,如果保費降低到200,女主人表示愿意參加。我們訪(fǎng)談過(guò)程中,女主人雙眼不受控制地流眼淚,不停擦拭。
圖片
圖/Pixabay
筆者調研中遇到另一個(gè)家庭,男主人、女主人和小孩3人。男主40歲,在縣城工地做工,如果一直有活干,每月能掙4000-5000元。國慶節前,男主人工地項目結束,回家休息,如果有新項目會(huì )打電話(huà)來(lái),男主人再去干活。女主人在村附近養殖場(chǎng)幫忙收雞蛋,一個(gè)月800元錢(qián)。家里有兩三畝地,但是收成不行,養了幾頭羊,如果過(guò)年賣(mài)出去可以賣(mài)幾千元。孩子在縣城上高三。女主人為廣西人,戶(hù)口不在本地,參加廣西新農合(據她說(shuō)是當地實(shí)行免費參保)。男主人及其孩子從2022年開(kāi)始沒(méi)有參加新農合,原因是覺(jué)得比較貴。男主人認為,如果是每個(gè)人交一百元或者幾十元可以接受,三百多元實(shí)在太高了。訪(fǎng)談中,男主人表示今年是否參保,要看手上余錢(qián)多不多,多就參保,不多就不參保了。我們判斷,男主及其孩子今年參保的概率不大。
一些家庭雖然自身家庭人口并不多,但是要替父母繳納保費,增加了家庭的繳費負擔。雖然老年人目前都有城鄉居民養老保險,但是養老金每月僅100多元,尚不夠維持老年人基本生活。在農村入戶(hù)過(guò)程中,大多數老年人都參加了醫保,基本上是由子女代繳。
第二個(gè)原因是,不少未參保居民身體健康。筆者獲取了某村截止2023年2月中旬的未參保人員名單。在該村,參保截止日期為2023年2月28日。
為了提高醫保參保率,當地鄉鎮會(huì )不定期向所轄各村提供未參保人員名單,督促各村在截止日期前加大征繳力度。該村戶(hù)籍人口約2800人。名單顯示,其中有200余人未在當地參保,大部分未在當地參保的人員年齡在20歲-50歲之間,也有部分兒童(最小為2歲,其次是4歲),以及少部分60歲以上的老年人(最大為85歲,其次是82歲)。
20歲-50歲的農民,身體相對比較健康,不愿意參保。我們在該村入戶(hù)調查時(shí),有一戶(hù)人家很典型。男主人38歲,在廣東一家電子廠(chǎng)打工,2022年每月工資12000元左右,工廠(chǎng)管吃管住。今年工廠(chǎng)效益不好,每月8000元-9000元。個(gè)人只參加了工傷保險,沒(méi)有參加其他社會(huì )保險。女主人在家照護子女。其中,大女兒12歲,二女兒6歲。男主人和女主人身體健康,從未生過(guò)病。2022年前,全家人都在當地參加居民醫保,原因是孩子4歲-5歲時(shí)生病多,需要醫保。2022年開(kāi)始,一家四口不再參保。2023年,一家四口身體健康,全家人今年打算繼續不參保。
我們訪(fǎng)談的一些未參保大學(xué)生也是如此。比如,某高校研一學(xué)生,大三、大四兩年均未參保,原因是自認為身體非常健康,不需要醫保。該生表示,自己讀大一時(shí),醫保繳費只有200多元,現在都快400元了。但是,該生還是繳納了2024年度居民醫保保費。原因是該生在辦理研究生入學(xué)手續后,發(fā)現個(gè)人存在欠費。原來(lái)是該校在財務(wù)系統中將居民醫保保費設置為學(xué)生欠費項目。為了避免后期可能的麻煩,該生選擇了繳費,結束了未參保狀態(tài)。
從這些訪(fǎng)談中可以看出,負擔重,是大多數不愿意輕易參保的居民的最大障礙,另外也表現出對醫療保險的認識不夠清晰。
疑慮,參保值得嗎
在調研中,我們還發(fā)現了第三個(gè)原因,即部分參保人認為參保不劃算。尤其是流動(dòng)人口,常年在外地打工,參加了醫保也基本上不報銷(xiāo)。
調研中,有一戶(hù)家庭四口人,38歲的男主人、女主人,以及兩個(gè)孩子,分別讀初一和初二。男主過(guò)去在外地開(kāi)鏟車(chē),目前在家休息暫未出去找工作。女主人無(wú)工作,常年在家中帶小孩,家中三畝田左右,收成一般。男主人身材較胖,200斤左右,去年出現過(guò)痛風(fēng),但未入院治療。女主人去年因手肘疼痛住院治療,花費1000多,報銷(xiāo)了400多元。2022年前,全家均參保。原因是男主人常年在外打工,女主人在家為全家人參保繳費。男主人并不知情,基本上沒(méi)有報銷(xiāo)過(guò)。2022年,男主人在家附近工作,認為醫保不劃算,一年都用不上,因此男主人和孩子未參保。但是女主人強烈要求參保,因為怕自己會(huì )生病住院,所以2023年家中僅女主一人參保。
多名村干部在受訪(fǎng)中也表示,目前醫保受益面太窄,住院報銷(xiāo)比例太低,不解決問(wèn)題。村民之所以不繳費,是因為參保繳費300多元,村民覺(jué)得不生病參保浪費了錢(qián),生了大病醫保報銷(xiāo)又不了太多。更多的是,自己交的錢(qián)給別人用了,很虧。
事實(shí)上,訪(fǎng)談發(fā)現,不少村干部本身對醫保的怨氣比較大。這并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征繳醫保費的工作負擔較重,更主要的是他們并不完全認同醫保制度。
有的村干部認為,現在醫保保費比農業(yè)稅時(shí)期“三提五統”還要高。有的村干部認為,醫保制度設計不合理,不應該保小病,應該提高大病報銷(xiāo)比例,解決大病負擔;有的村干部指責醫療救助制度條件苛刻,大部分生了重病的老百姓無(wú)法享受;許多村干部認為,醫保保費應該穩定,不要年年漲,沒(méi)辦法向農民解釋。有的村干部自身因為身體比較健康本身就沒(méi)有參保,還有的村干部表示自己如果是一個(gè)普通村民,是不會(huì )參保的。
如果村干部本身對征繳工作就有怨言,也很難有效鞏固居民醫保覆蓋面。
尋找,更好的方案
我們發(fā)現第四個(gè)原因是,部分高齡老年人不愿意參保。
這并不是個(gè)案。筆者使用多個(gè)大型調查數據發(fā)現,超過(guò)80歲的老年人中,年齡越大,參保率越低。我們近年來(lái)在多個(gè)地區的實(shí)地調研也證實(shí)了部分高齡老人的確沒(méi)有參保。
圖片
圖/Pixabay
由于高齡老人交流困難,筆者主要通過(guò)訪(fǎng)談村干部和村醫了解情況。根據村干部和村醫反饋,主要原因是高齡老人年齡大了,即使生了病也不去看病。這里有兩個(gè)原因,一個(gè)是部分高齡老人及其子女的家庭經(jīng)濟狀況不好,繳費困難。更重要一個(gè)原因是,高齡老人害怕病死在醫院,希望在家去世。因此,盡量不去醫院看病。由于不去看病,高齡老人實(shí)際醫療花費很少,參保顯然不劃算。
最后,還有一個(gè)原因是,部分參保人參加了其他醫保。
在前述村莊中,根據村干部反映,在未參保人員中,部分已在外地參加當地醫保,比如外地職工醫保、大學(xué)生醫保等。但是,村莊無(wú)力統計未參保人員中有多少已在外地參保。
筆者獲取了某市某小學(xué)全體學(xué)生參保人員名單。該校2022年9月底在班級微信群發(fā)布通知,要求學(xué)生在“十一”前后提交當地城鄉居民醫保參保情況,并且上傳參保繳費憑證截圖。如不參保,亦要提交自愿不參保承諾書(shū)。數據顯示,在該校1205名學(xué)生中,63人沒(méi)有在當地參保。另有十余人,因信息系統暫停、繳費app更新、醫保關(guān)系轉移、銀行暫未扣款等原因暫未參保。沒(méi)有在當地參保的63名學(xué)生中,在其他地區參保的6人,有其他醫療保險的14人,其中,跟隨父母參加公費醫療的7人,參加商保的3人,跟隨父母單位參保的2人,參加公費醫療和商保的1人,參加軍人保障的1人;明確不參保但沒(méi)有說(shuō)明原因的43人,其中有相當部分應參加了公費醫療或商保。
近期,我們在調研中還發(fā)現了一個(gè)新現象,一些地區的靈活就業(yè)人員退出了職工醫保,轉而參加居民醫保。原因是,一些地區大幅調高了靈活就業(yè)人員參加職工醫保的繳費標準。比如,某地在2024年度靈活就業(yè)人員單建統籌每月繳費294元(一年3528元),而上年度為240元(一年2880元),漲了648元。而2024年度居民醫保個(gè)人繳費標準僅為380元。因此,一些靈活就業(yè)人員轉而選擇參加居民醫保。一些原本選擇按年繳納職工醫保費的退休職工,也紛紛咨詢(xún)能否轉成一次性躉交保費。
在調研中,我們還發(fā)現一些有意思的現象。一是,不少居民反映,交的醫保如果沒(méi)有用完,應該積累到下一年,到時(shí)候交保費的時(shí)候補繳一點(diǎn)就可以了,不然交一年管一年,錢(qián)沒(méi)用到又沒(méi)積累,直接打水漂了。相比較而言,一旦參加城鄉居民養老保險,居民持續參保積極性較高,原因就在于有盼頭,到60歲即可領(lǐng)取養老金,并且交的越多,政府補貼的越多,自己以后領(lǐng)取的也越多。
二是,居民醫保參保人一旦退保就不容易再參保了,尤其是在退保期間又沒(méi)有發(fā)生住院的情況下。即使是年齡大的參保人,也會(huì )抱著(zhù)一種賭的心態(tài),認為自己不會(huì )這么巧合,剛好沒(méi)有醫保的時(shí)候就生了大病。
三是,由于有補繳政策,退保的人其實(shí)是有退路的。據村干部介紹,居民醫保補繳可以一直持續到來(lái)年6月30日。在6月30日前,如果發(fā)現身體不適需要去住院,參保人可以臨時(shí)參保。盡管此時(shí)有一個(gè)月的等待期,但是很多農民往往生了病也不會(huì )立即就去醫院看,去醫院看了也不會(huì )立即就住院。因此,完全可以等生病后再去補繳醫保。
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我們發(fā)現,保費持續上漲、中年居民身體健康狀況較好、醫保受益面窄且不解決大病負擔、高齡老人較低的醫療服務(wù)利用以及商業(yè)健康保險替代等原因,導致了居民醫保退?,F象。三年新冠大流行,居民就業(yè)質(zhì)量下降,收入下降,削弱了居民的參保意愿。居民的互助共濟意識、賭博心態(tài)以及補繳政策,則進(jìn)一步加劇了退保問(wèn)題。
進(jìn)一步提高醫保參保率的政策建議很多。最好是實(shí)行強制參保。
一種強制參保的方式,是與職工醫保強制要求企業(yè)參保一樣,居民醫保要求所有未參加職工醫保的居民參加居民醫保。鑒于幾乎所有居民家庭都有銀行賬號(包括農民的農商銀行賬戶(hù)),因此強制是有技術(shù)保障的。
第二種強制參保的方式,在泰國全民醫保、NHS體系的國家都采納過(guò),許多基層干部也曾經(jīng)提出過(guò),即取消居民醫保個(gè)人繳費,完全由政府補貼,同時(shí)削減部分待遇(比如削減門(mén)診待遇),提高醫保起付線(xiàn),重點(diǎn)保大病。
如果繼續維持個(gè)人繳費,可以采取保費階段性增長(cháng)的方式,即保費穩定三年不變,然后提高100元,再穩定三年不變再提高100元。
同時(shí),建立差別化的繳費政策。其核心是做到按照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相同比例,比如1%或2%來(lái)設定保費。
比如,可以將農村居民保費穩定若干年在350元標準上。以2024年度為例,為了保持全體居民醫保參保人人均繳費380元不變,將城鎮居民繳費標準由目前的380元提高到2024年度的400多元(具體多少取決于精算結果);如果2025年度人均籌資提高到400元,那么農村居民個(gè)人繳費標準仍為350元,城市居民為480元(具體多少取決于精算結果,480元僅為舉例)。比較而言,即使城市居民繳費標準為480元,繳費標準占城市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,也遠低于農民。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推移,當城市居民個(gè)人繳費標準約為農村居民的2.5倍(城鎮居民人口可支配收入約為農村居民的2.5倍)時(shí),二者個(gè)人繳費標準占家庭收入的比例就基本相同了。當然,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,也要防止城鎮的低收入居民繳費負擔過(guò)重。
三是,要加強學(xué)校在學(xué)生參保中的作用。比如,通過(guò)設置欠費項目、輔導員加強宣教等,提高大學(xué)生參保率。通過(guò)開(kāi)展微信接龍、單獨談話(huà)等方式,提高中小學(xué)生參保率。
四是,提高基層干部征繳能力和積極性。有調研顯示,城鎮居民醫保參保率低于農村居民。原因是社區居委會(huì )征繳能力要弱于農村。一方面可以按轄區參保人數量適當為社區、村提供居民醫保征繳工作經(jīng)費;另一方面,要加強基層政策執行者對醫保政策的理解。如果政策執行者都對居民醫保政策滿(mǎn)腹怨言,政策執行力度自然大打折扣。因此,需要由醫保部門(mén)組織專(zhuān)門(mén)的培訓,提高政策執行者的政策知曉度、政策理解度、政策支持度。

(作者系華中師范大學(xué)副教授)

編輯:月兒


居民醫保一年減少2500萬(wàn)人,為什么有人主動(dòng)退保?

 
[責任編輯: 315xwsy_susan]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(wǎng)內容凡注明"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(wǎng)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(shí)必須注明"稿件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,違者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(wǎng)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(xué)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(xué)文化研究院藝術(shù)學(xué)研究、宗教學(xué)研究、教育學(xué)研究、文學(xué)研究、新聞學(xué)與傳播學(xué)研究、考古學(xué)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(xué)習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(wèn)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(lái)電或來(lái)函聯(lián)系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