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夢游天姥吟留別》:李白為什么偏偏夢見天姥山?

  來源:華西都市報 中國青年網2023-11-24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唐天寶五載(746年)秋天,李白準備離開東魯,南下吳越。他在辭別東魯父老鄉親時寫下《夢游天姥吟留別》:海外來客們談起瀛洲,煙波渺茫實在難以尋求。越人(指謝靈運)的

唐天寶五載(746年)秋天,李白準備離開東魯,南下吳越。他在辭別東魯父老鄉親時寫下《夢游天姥吟留別》:海外來客們談起瀛洲,煙波渺茫實在難以尋求。越人(指謝靈運)的詩中說起天姥山,忽明忽暗變幻的云霞間隱約可以看見人影。天姥山山勢綿延峰巒不斷,超過五岳賽過赤城山。天臺山雖高四萬八千丈,面對著天姥山也要向東南拜倒。我因為謝靈運的話而夢游到了吳越,于夜晚飛渡明月映照下的鏡湖。鏡湖上的月光照著我的影子,一直伴隨我到了剡溪。謝靈運住的地方如今還在,清澈的湖水蕩漾,猿猴清啼。我腳上穿著謝公當年發明的木鞋,攀登直上云霄的石梯。上到半山腰看見從海上升起的太陽,在半空中傳來天雞報曉的鳴叫。無數山巖重疊,道路盤旋彎曲,方向不定。我迷戀著花,依倚著石頭,不覺天色已經晚了。熊在怒吼,龍在長鳴,巖石澗的泉水在震響。幽深森林、層層的峰巒使人戰栗驚恐。云層黑沉沉的,像是要下雨,水波動蕩升起了煙霧。電光閃閃,雷聲轟鳴,山峰好像要崩塌似的。仙府的石門,轟的一聲打開。青天廣闊無際,看不到盡頭,日月照耀著神仙的宮闕。云中的神仙們用彩云做衣裳,紛紛乘風而來。老虎彈奏著琴瑟,鳳鸞挽著車駕回轉,仙人們成群結隊。我見此情景,忽然魂飛魄散,猛然驚醒后,不禁長聲嘆息。才明白我身在枕席之上,剛才所見的煙霧云霞全都消失了。世間的歡樂也是這樣,歷史就像東流水一樣一去不返。辭別諸位朋友遠去啊,什么時候才能回來?姑且把白鹿放牧在青崖間,等到需要出發時就騎上它去探訪名山。豈能卑躬屈膝去侍奉權貴,使我不能有舒心暢意的笑顏!

《夢游天姥吟留別》

??驼勫?,煙濤微茫信難求。越人語天姥,云霓明滅或可睹。天姥連天向天橫,勢拔五岳掩赤城。天臺四萬八千丈,對此欲倒東南傾。我欲因之夢吳越,一夜飛度鏡湖月。湖月照我影,送我至剡溪。謝公宿處今尚在,淥水蕩漾清猿啼。腳著謝公屐,身登青云梯。半壁見海日,空中聞天雞。千巖萬轉路不定,迷花倚石忽已暝。熊咆龍吟殷巖泉,慄深林兮驚層巔。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煙。列缺霹靂,丘巒崩摧。洞天石扉,訇然中開,青冥浩蕩不見底,日月照耀金銀臺。霓為衣兮風為馬,云之君兮紛紛而來下?;⒐纳恹[回車,仙之人兮列如麻。忽魂悸以魄動,恍驚起而長嗟。惟覺時之枕席,失向來之煙霞。世間行樂亦如此,古來萬事東流水。別君去兮何時還?且放白鹿青崖間,須行即騎訪名山。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?使我不得開心顏!

追尋偶像

天姥山是李白心靈歸屬地

李白于唐玄宗天寶元年(742年)奉詔入京,滿懷建功立業的政治理想,當上了翰林供奉??上Р痪帽阍獾礁吡κ?、楊貴妃等權貴的讒毀。天寶三載(744年),他被賜金放還。之后,他游歷于汴州(今河南開封)、兗州(今山東兗州)、齊州(今山東濟南)等地,大約在天寶五載(746年)秋天,他準備離開東魯,南下吳越。本詩就是他辭別東魯的父老鄉親和好友時所作,在敦煌寫經殘卷中,又名《夢游天姥山別東魯諸公》。

讀者不禁會好奇,究竟天姥山是一座什么樣的山,竟然令李白如此癡迷?“天姥”之名,出自晉代大書法家王羲之筆下。天姥山位于江南東道越州的剡縣(今浙江新昌)東南的儒岙鎮、報國鄉境內。山勢綿延10公里,面積30余平方公里。天姥山諸峰中,大尖海拔900米,細尖海拔892米,撥云尖(又稱筆架山)海拔821米。全山南矮北高,層層遞增,形成層巒疊嶂,蒼然天表的姿態(天姥山國家森林公園管委會編《天姥山群峰示意圖》)。世界上有無數的山,天姥山海拔只不過900米,為什么李白偏偏會夢見天姥山而不是其他山,這要從一個人說起——此人便是謝靈運。

謝靈運是東晉末期的一位大詩人,祖父是晉軍指揮“淝水之戰”的謝玄,為保衛東晉政權立下過大功。謝靈運身上有許多特點與李白有相似之處,故而李白十分仰慕他。謝靈運文采出眾,自幼便愛讀書,博覽經史,寫得一手好文章,江南一帶無人能及。李白步入中年后,因文采出眾,名氣之大,無與倫比,這一點頗與謝靈運相似。

謝靈運恃才自傲。他18歲就繼承了祖父的爵位,被封為“康樂公”,享受兩千戶的稅收待遇。東晉亡后,謝靈運被宋武帝劉裕降為侯爵。他恃才自傲,自認為有水平參與國家大政,卻不被朝廷賞識,經常憤憤不平。李白在長安的后期,與謝靈運一樣,心情也很郁悶,因此他與謝靈運有同病相憐之感。李白表面上夢的是天姥山,實際上他念念不忘的是謝靈運,天姥山應該算是李白心靈的歸屬地和思想的落腳點。

溪流澄澈

天姥山秀美的景色吸引李白

除了謝靈運之外,天姥山秀美的景色也是吸引李白入夢的原因之一。早在唐玄宗開元十四年(726年),青年時代的李白“騏驥筋力成,意在萬里外”(范傳正《唐左拾遺翰林學士李公新墓碑》)。于是,他“仗劍去國,辭親遠游”(《上安州裴長史書》)。在途中,他寫了著名的《秋下荊門》,流露出“此行不為鱸魚鲙,自愛名山入剡中”的心愿。此番剡中之行,在政治上并無收獲,“南徙莫從,北游失路”(《上安州李長史書》)。但在精神上,李白卻有重大收獲。剡溪之行實現了他尋訪剡中名山的愿望,而剡中的名山秀水也確實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以致當他再度遇到政治挫折和心情苦悶之時,自然而然會想到、念到、夢到天姥山。

和當年的第一次遠游不同,當時是意氣風發,而李白此時卻是從人生巔峰跌至低谷,他心中的落寞與生活的窮困可想而知。尤其是剛離開長安的三年,是他極度潦倒的時期。除了結識杜甫、高適等友人,生活基本上是陰郁的灰色。之后,李白在山東齊州紫極宮接受了道箓,度為道士,并開始架爐煉丹、服丹。為此,他寫下了大量游仙論道的詩歌,雖然如此,他的政治理想始終隱藏在心靈深處,從未泯滅。

天姥山雖然不高,但風景卻十分優美。白居易曾贊嘆說:“東南山水,越為首,剡為面,沃洲、天姥為眉目”(白居易《沃洲山禪院記》)《新編嵊縣志》則記載:“溪流澄澈,水凈沙明。夾岸青山,或急或緩。淺而為灘,深而為潭。一路溪聲山色,松濤竹音,美不勝賞”如此優美的風光,自然對李白具有莫大的吸引力。如果說謝靈運筆下的天姥山還是以山水寫貌的話,到李白筆下則發展為以山水寫心了。所謂“寫心”,就是李白把自己強烈的主觀感情注入對山水的描寫中,他為山水注入了靈魂,賜予了生命。

李白之所以選擇南游天姥,與他的身體狀況也有很大關系。盡管已經接受了道箓,但李白仍然流連于酒樓“日與同志荒宴其上,少有醒時”(孟啟《本事詩》)。因心情郁悶,加之每日飲酒過度,李白大病一場(《魯郡堯祠,送竇明府薄華,還西京》題下原注:“時久病初起作”)。病愈之后,成仙之夢也隨之破滅。在送朋友竇薄華赴長安之時,他表示“爾向西秦我東越,暫向瀛洲訪金闕”(《魯郡堯祠,送竇明府薄華,還西京》)??梢娝闹心舷碌挠媱澮巡皇且惶靸商炝?。

夢,一般是人的潛意識反應,往往是懷念和向往的表現。眾所周知,李白自幼生活在巴蜀,地理上屬于南方,而東魯則屬于北方。當時已是秋季,眼看著冬季將至,北方嚴寒不利于李白的康復。相比之下,吳越位于我國東部沿海,比東魯暖和多了。所以,李白夢見天姥山,很可能也與他想赴南方繼續調養病體的愿望有關。

描寫夢境

李白一生常常做夢

另外,東魯社會輿論的圍攻也是李白決定南下的原因之一。李白信奉道教,而且對儒家、佛教、法家、縱橫家等多種學說都有所涉獵,平生希望建功立業,特別瞧不起只知埋頭苦讀的儒生。所以時常流露出鄙視腐儒的言辭。如果僅就個人喜好而言,李白的心態也無可厚非。但是,東魯是孔孟之鄉。李白居家的曲阜(孔子故里)又是兗州府的治所,自古以來,儒風盛行。李白這樣公然指責魯儒的迂腐,必然引發當地社會輿論的強烈反彈和圍攻。最終導致他在東魯備受冷落,只好終日閉門不出,甚至連季節的變換都已茫然不知,他向好友劉長史抱怨說:“白玉換斗粟,黃金買尺薪。閉門木葉下,始覺秋非春”(《送魯郡劉長史遷弘農長史》)。

李白一生常常做夢,故而筆下也常描寫夢境。有專家統計,在《李太白全集》中關于夢的詞匯出現78次(李浩《李白作品中的夢——從<夢游天姥吟留別>出發的考察》)。在李白這次的夢中,先后出現了天姥山、太陽、天雞、熊、龍、雷電霹靂、山岳崩摧、云霓、風、神仙(云之君)、老虎、鸞鳳等許多事物。夢,作為人類日常心理思維現象之一,是對現實世界和社會生活的反映,平時所見、所想必然會在夢中出現。這樣的夢做多了,人們勢必把夢境與現實生活中的行為聯系起來,形成占夢、釋夢。由于科技落后,古人往往十分迷信。做夢之后,都會找人解析。

不論是詩歌、繪畫、舞蹈還是小說,任何一件優秀的藝術作品,首先必須打動作者自己的內心,然后才有可能打動觀眾(或讀者),并在觀眾的內心引發共鳴。而要引發觀眾的共鳴,這件作品一定是展示了作者的真情實感。但在當時的權相李林甫、楊國忠之流看來,官場的游戲規則卻是“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”,說真話、表真情的人是無法在官場立足的,只會被視為“異類”“傻瓜”,遭人恥笑唾棄,甚至嗤之以鼻。因此,要想當詩人,就別當宰相;要想當宰相,就別當詩人。

李白要實現自己的遠大理想,卻又不愿昧著良心說假話。當獨立的人格與建功立業的理想發生沖突時,他會毫不猶豫地拋棄功名利祿。既想建功立業,又要保持獨立自由的人格,這便是他一生崎嶇坎坷、痛苦矛盾的根本原因,也是李白的人生宿命。

唐天寶五載(746年)秋天,李白準備離開東魯,南下吳越。他在辭別東魯父老鄉親時寫下《夢游天姥吟留別》:海外來客們談起瀛洲,煙波渺茫實在難以尋求。越人(指謝靈運)的詩中說起天姥山,忽明忽暗變幻的云霞間隱約可以看見人影。天姥山山勢綿延峰巒不斷,超過五岳賽過赤城山。天臺山雖高四萬八千丈,面對著天姥山也要向東南拜倒。我因為謝靈運的話而夢游到了吳越,于夜晚飛渡明月映照下的鏡湖。鏡湖上的月光照著我的影子,一直伴隨我到了剡溪。謝靈運住的地方如今還在,清澈的湖水蕩漾,猿猴清啼。我腳上穿著謝公當年發明的木鞋,攀登直上云霄的石梯。上到半山腰看見從海上升起的太陽,在半空中傳來天雞報曉的鳴叫。無數山巖重疊,道路盤旋彎曲,方向不定。我迷戀著花,依倚著石頭,不覺天色已經晚了。熊在怒吼,龍在長鳴,巖石澗的泉水在震響。幽深森林、層層的峰巒使人戰栗驚恐。云層黑沉沉的,像是要下雨,水波動蕩升起了煙霧。電光閃閃,雷聲轟鳴,山峰好像要崩塌似的。仙府的石門,轟的一聲打開。青天廣闊無際,看不到盡頭,日月照耀著神仙的宮闕。云中的神仙們用彩云做衣裳,紛紛乘風而來。老虎彈奏著琴瑟,鳳鸞挽著車駕回轉,仙人們成群結隊。我見此情景,忽然魂飛魄散,猛然驚醒后,不禁長聲嘆息。才明白我身在枕席之上,剛才所見的煙霧云霞全都消失了。世間的歡樂也是這樣,歷史就像東流水一樣一去不返。辭別諸位朋友遠去啊,什么時候才能回來?姑且把白鹿放牧在青崖間,等到需要出發時就騎上它去探訪名山。豈能卑躬屈膝去侍奉權貴,使我不能有舒心暢意的笑顏!

《夢游天姥吟留別》

??驼勫?,煙濤微茫信難求。越人語天姥,云霓明滅或可睹。天姥連天向天橫,勢拔五岳掩赤城。天臺四萬八千丈,對此欲倒東南傾。我欲因之夢吳越,一夜飛度鏡湖月。湖月照我影,送我至剡溪。謝公宿處今尚在,淥水蕩漾清猿啼。腳著謝公屐,身登青云梯。半壁見海日,空中聞天雞。千巖萬轉路不定,迷花倚石忽已暝。熊咆龍吟殷巖泉,慄深林兮驚層巔。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煙。列缺霹靂,丘巒崩摧。洞天石扉,訇然中開,青冥浩蕩不見底,日月照耀金銀臺。霓為衣兮風為馬,云之君兮紛紛而來下?;⒐纳恹[回車,仙之人兮列如麻。忽魂悸以魄動,恍驚起而長嗟。惟覺時之枕席,失向來之煙霞。世間行樂亦如此,古來萬事東流水。別君去兮何時還?且放白鹿青崖間,須行即騎訪名山。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?使我不得開心顏!

追尋偶像

天姥山是李白心靈歸屬地

李白于唐玄宗天寶元年(742年)奉詔入京,滿懷建功立業的政治理想,當上了翰林供奉??上Р痪帽阍獾礁吡κ?、楊貴妃等權貴的讒毀。天寶三載(744年),他被賜金放還。之后,他游歷于汴州(今河南開封)、兗州(今山東兗州)、齊州(今山東濟南)等地,大約在天寶五載(746年)秋天,他準備離開東魯,南下吳越。本詩就是他辭別東魯的父老鄉親和好友時所作,在敦煌寫經殘卷中,又名《夢游天姥山別東魯諸公》。

讀者不禁會好奇,究竟天姥山是一座什么樣的山,竟然令李白如此癡迷?“天姥”之名,出自晉代大書法家王羲之筆下。天姥山位于江南東道越州的剡縣(今浙江新昌)東南的儒岙鎮、報國鄉境內。山勢綿延10公里,面積30余平方公里。天姥山諸峰中,大尖海拔900米,細尖海拔892米,撥云尖(又稱筆架山)海拔821米。全山南矮北高,層層遞增,形成層巒疊嶂,蒼然天表的姿態(天姥山國家森林公園管委會編《天姥山群峰示意圖》)。世界上有無數的山,天姥山海拔只不過900米,為什么李白偏偏會夢見天姥山而不是其他山,這要從一個人說起——此人便是謝靈運。

謝靈運是東晉末期的一位大詩人,祖父是晉軍指揮“淝水之戰”的謝玄,為保衛東晉政權立下過大功。謝靈運身上有許多特點與李白有相似之處,故而李白十分仰慕他。謝靈運文采出眾,自幼便愛讀書,博覽經史,寫得一手好文章,江南一帶無人能及。李白步入中年后,因文采出眾,名氣之大,無與倫比,這一點頗與謝靈運相似。

謝靈運恃才自傲。他18歲就繼承了祖父的爵位,被封為“康樂公”,享受兩千戶的稅收待遇。東晉亡后,謝靈運被宋武帝劉裕降為侯爵。他恃才自傲,自認為有水平參與國家大政,卻不被朝廷賞識,經常憤憤不平。李白在長安的后期,與謝靈運一樣,心情也很郁悶,因此他與謝靈運有同病相憐之感。李白表面上夢的是天姥山,實際上他念念不忘的是謝靈運,天姥山應該算是李白心靈的歸屬地和思想的落腳點。

溪流澄澈

天姥山秀美的景色吸引李白

除了謝靈運之外,天姥山秀美的景色也是吸引李白入夢的原因之一。早在唐玄宗開元十四年(726年),青年時代的李白“騏驥筋力成,意在萬里外”(范傳正《唐左拾遺翰林學士李公新墓碑》)。于是,他“仗劍去國,辭親遠游”(《上安州裴長史書》)。在途中,他寫了著名的《秋下荊門》,流露出“此行不為鱸魚鲙,自愛名山入剡中”的心愿。此番剡中之行,在政治上并無收獲,“南徙莫從,北游失路”(《上安州李長史書》)。但在精神上,李白卻有重大收獲。剡溪之行實現了他尋訪剡中名山的愿望,而剡中的名山秀水也確實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以致當他再度遇到政治挫折和心情苦悶之時,自然而然會想到、念到、夢到天姥山。

和當年的第一次遠游不同,當時是意氣風發,而李白此時卻是從人生巔峰跌至低谷,他心中的落寞與生活的窮困可想而知。尤其是剛離開長安的三年,是他極度潦倒的時期。除了結識杜甫、高適等友人,生活基本上是陰郁的灰色。之后,李白在山東齊州紫極宮接受了道箓,度為道士,并開始架爐煉丹、服丹。為此,他寫下了大量游仙論道的詩歌,雖然如此,他的政治理想始終隱藏在心靈深處,從未泯滅。

天姥山雖然不高,但風景卻十分優美。白居易曾贊嘆說:“東南山水,越為首,剡為面,沃洲、天姥為眉目”(白居易《沃洲山禪院記》)《新編嵊縣志》則記載:“溪流澄澈,水凈沙明。夾岸青山,或急或緩。淺而為灘,深而為潭。一路溪聲山色,松濤竹音,美不勝賞”如此優美的風光,自然對李白具有莫大的吸引力。如果說謝靈運筆下的天姥山還是以山水寫貌的話,到李白筆下則發展為以山水寫心了。所謂“寫心”,就是李白把自己強烈的主觀感情注入對山水的描寫中,他為山水注入了靈魂,賜予了生命。

李白之所以選擇南游天姥,與他的身體狀況也有很大關系。盡管已經接受了道箓,但李白仍然流連于酒樓“日與同志荒宴其上,少有醒時”(孟啟《本事詩》)。因心情郁悶,加之每日飲酒過度,李白大病一場(《魯郡堯祠,送竇明府薄華,還西京》題下原注:“時久病初起作”)。病愈之后,成仙之夢也隨之破滅。在送朋友竇薄華赴長安之時,他表示“爾向西秦我東越,暫向瀛洲訪金闕”(《魯郡堯祠,送竇明府薄華,還西京》)??梢娝闹心舷碌挠媱澮巡皇且惶靸商炝?。

夢,一般是人的潛意識反應,往往是懷念和向往的表現。眾所周知,李白自幼生活在巴蜀,地理上屬于南方,而東魯則屬于北方。當時已是秋季,眼看著冬季將至,北方嚴寒不利于李白的康復。相比之下,吳越位于我國東部沿海,比東魯暖和多了。所以,李白夢見天姥山,很可能也與他想赴南方繼續調養病體的愿望有關。

描寫夢境

李白一生常常做夢

另外,東魯社會輿論的圍攻也是李白決定南下的原因之一。李白信奉道教,而且對儒家、佛教、法家、縱橫家等多種學說都有所涉獵,平生希望建功立業,特別瞧不起只知埋頭苦讀的儒生。所以時常流露出鄙視腐儒的言辭。如果僅就個人喜好而言,李白的心態也無可厚非。但是,東魯是孔孟之鄉。李白居家的曲阜(孔子故里)又是兗州府的治所,自古以來,儒風盛行。李白這樣公然指責魯儒的迂腐,必然引發當地社會輿論的強烈反彈和圍攻。最終導致他在東魯備受冷落,只好終日閉門不出,甚至連季節的變換都已茫然不知,他向好友劉長史抱怨說:“白玉換斗粟,黃金買尺薪。閉門木葉下,始覺秋非春”(《送魯郡劉長史遷弘農長史》)。

李白一生常常做夢,故而筆下也常描寫夢境。有專家統計,在《李太白全集》中關于夢的詞匯出現78次(李浩《李白作品中的夢——從<夢游天姥吟留別>出發的考察》)。在李白這次的夢中,先后出現了天姥山、太陽、天雞、熊、龍、雷電霹靂、山岳崩摧、云霓、風、神仙(云之君)、老虎、鸞鳳等許多事物。夢,作為人類日常心理思維現象之一,是對現實世界和社會生活的反映,平時所見、所想必然會在夢中出現。這樣的夢做多了,人們勢必把夢境與現實生活中的行為聯系起來,形成占夢、釋夢。由于科技落后,古人往往十分迷信。做夢之后,都會找人解析。

不論是詩歌、繪畫、舞蹈還是小說,任何一件優秀的藝術作品,首先必須打動作者自己的內心,然后才有可能打動觀眾(或讀者),并在觀眾的內心引發共鳴。而要引發觀眾的共鳴,這件作品一定是展示了作者的真情實感。但在當時的權相李林甫、楊國忠之流看來,官場的游戲規則卻是“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”,說真話、表真情的人是無法在官場立足的,只會被視為“異類”“傻瓜”,遭人恥笑唾棄,甚至嗤之以鼻。因此,要想當詩人,就別當宰相;要想當宰相,就別當詩人。

李白要實現自己的遠大理想,卻又不愿昧著良心說假話。當獨立的人格與建功立業的理想發生沖突時,他會毫不猶豫地拋棄功名利祿。既想建功立業,又要保持獨立自由的人格,這便是他一生崎嶇坎坷、痛苦矛盾的根本原因,也是李白的人生宿命。

(編輯:月兒)


《夢游天姥吟留別》:李白為什么偏偏夢見天姥山?

 
[責任編輯: 315xwsy_susan]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內容凡注明"來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"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文化研究院藝術學研究、宗教學研究、教育學研究、文學研究、新聞學與傳播學研究、考古學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習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