捐款1元卻被收3元“手續費” 記者調查多家籌款平臺收取捐款人3元費用現象

  來源:新華網趙麗,萬鵬2024-01-26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“只是想幫助生病的患者,沒留意就被多收了3元”;“每次碰到朋友圈轉發需要捐款的,都會捐5元,但是每次都要我多捐3元,這3元是給平臺的,搞得我都不想捐了”;……近期在

“只是想幫助生病的患者,沒留意就被多收了3元”;

“每次碰到朋友圈轉發需要捐款的,都會捐5元,但是每次都要我多捐3元,這3元是給平臺的,搞得我都不想捐了”;

……

近期在社交媒體平臺上,不少網友抱怨:自己在××籌平臺上捐款,“無緣無故”被多收了3元。仔細一看,這3元原來是平臺收取的綠醫服務費用。

記者近日調查發現,多家眾籌平臺存在收取3元費用的情況。這些平臺以提供健康服務、幫助平臺運營、提高打款效率等理由讓用戶選擇勾選并同意“支付3元”費用。該選項雖然可以取消勾選,但不少網友稱不仔細看根本不會注意,自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多收了3元。

受訪專家表示,一些眾籌平臺營利業務難以繼續,籌款業務本身面臨“自我造血”壓力。平臺的建設和支持都需要人力物力的投入,考慮到相應成本,可以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務費。但是平臺在向籌款人和捐款人收取服務費時,應當依法保障信息公開透明,同時不以營利為目的。

打算捐款10元被扣13元

捐款人稱被“強行”收費

“我本想盡綿薄之力幫別人一把,結果點擊支付時發現籌款平臺要多收幾元錢?!北本┦忻駝㈤ɑ└嬖V記者。

近日,她看到社交群里轉發某位同學家屬的××籌籌款鏈接時決定捐款,點開籌款鏈接,她下意識地勾選了《綠醫服務說明/健康告知》,但并沒有仔細閱讀內容,事后發現多支付了3元。

 "捐款10元,卻付了13元。這3元是什么錢?手續費嗎?還是稅款?”劉楠對于這多出的幾元很不理解。

“不是說0手續費的籌款平臺嗎?”反復核查后,劉楠發現問題出在自己勾選的“我已閱讀并同意”《綠醫服務說明/健康告知》。她以為同意勾選的是捐款的告知事項,綠醫服務是贈送的,而實際上,多收的3元是購買籌款平臺綠醫服務的住院管家、手術安排、遠程會診等7項健康服務。

上海市民馬月(化名)也有過相似經歷,“我一般是刷臉支付,還沒反應過來,錢已經支付出去了”。她同樣沒有注意到籌款頁面上的告知內容,看到生病的孩子需要籌款就點擊籌款鏈接捐款。發現××籌平臺多扣3元之后,她決定以后在其他平臺捐款,“這3元錢不是我心甘情愿出的”。

記者在某第三方投訴平臺查詢發現,關于××籌顯示捐款金額和扣款金額不符的投訴有上千條,大部分投訴稱被“強行”多收了3元。

對此,××籌平臺公開回復說:平臺未收取任何服務費用,也無誤導支付之意,如您有愛心愿意幫平臺繼續運營,請留下您助力我們的費用,當然如您需要退費,請您在××籌公眾號—個人中心—我的捐款—資助平臺處申請退費。

在捐款金額之外勾選額外收費的平臺不僅是××籌。2023年底,北京市民趙霞(化名)在××愛籌款平臺為一名患病兒童捐款10元,扣款信息顯示是13元。捐款時,她勾選了《用戶資助說明》,但并沒有仔細閱讀具體的內容。她退出籌款頁面再點擊進入,才發現被扣了3元“平臺支持費”。

趙霞對此產生了疑問:“我雖然捐得不多,但希望捐多捐少都能用到患者身上。我理解平臺運營需要成本,但能否提前并明明白白、清清楚楚告知捐款人?能否告知捐款抽成的具體比例和金額?”

還有捐款額小于平臺多扣費用的情況。記者注意到,有網友在某第三方投訴平臺上稱,自己捐款1元,卻被扣除了3元“手續費”。

反復提示需要支持3元

以為是確認捐款才勾選

為進一步了解情況,記者在××籌上進行了實際捐款。在一名癌癥患者的籌款項目中,頁面下方有一選項,詢問用戶是否已閱讀并同意《綠醫服務說明/健康告知》,并配有解釋:“××籌已為超過200萬經濟困難的大病家庭提供免費籌款服務,3元領取住院管家、手術安排、遠程會診等七項健康服務,全方位解決健康難題!”

記者勾選該服務說明后,捐款支持金額自動增加了3元,即捐款20元將扣款23元,捐款100元將扣款103元,甚至捐款1元也會被多扣3元。而如果沒有勾選該服務說明,扣款金額和捐款支持金額保持一致。

記者就此聯系××籌平臺,平臺工作人員解釋說:“可能是您在捐款的時候勾選了綠醫服務的費用,導致捐款金額和扣款金額不一致”“綠醫服務相當于捐款人買給自己的,而非贈予籌款人”。

“一般情況下,我會下意識地勾選‘已閱讀并同意’的服務說明。因為在其他平臺上,如果不勾選無法進入下一個程序,沒想到,在××籌平臺不勾選才能保證不會被多扣錢?!眲㈤f。

對此,記者在網絡平臺上找到了10名發帖認為上述平臺讓捐款人“多掏3元”的網友,其都表示之所以勾選了綠醫服務,均是認為其屬于閱讀確認捐款的相關說明。

但記者發現,在××籌的小程序應用中打開籌款鏈接,直接輸入捐款金額即可,并沒有需要扣款3元錢的綠醫服務,而在轉發的籌款鏈接中則出現了綠醫服務。

上述10名受訪者都是通過籌款鏈接進行的捐款,大多數人表示“很少有人會打開籌款平臺小程序找人捐款,一般是點擊朋友圈或社交群中的籌款鏈接進行捐款”。

此外,記者發現還有兩款籌款平臺也存在扣除3元額外費用的情況,兩家平臺稱其為“支持費”。

和××籌平臺類似,某籌款平臺在捐款頁面出現了《用戶資助說明》。平臺解釋稱:“××籌持續給近10萬名大病患者,免費提供全程1對1的人工幫助,為此平臺承擔了巨大的人力成本。我們希望得到您的支持,幫助平臺更好地運營下去?!?

該平臺的《用戶資助說明》也是可以勾選或者取消勾選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該平臺,即使沒有勾選《用戶資助說明》,在點擊“確認支付”后,付款頁面也會跳出彈框再次提醒網友“希望可以資助平臺3元幫助更多的大病家庭”,并在彈框上方會再次出現捐助患者的姓名,并且將“確定”框賦上紅色。當用戶點擊“確定”后,便自動勾選了已閱讀和同意用戶資助說明,然后直接跳轉到付款輸入密碼的界面。只有再次點擊“取消”之后,才可以直接捐助,不再支付“資助平臺3元”。

另一家平臺也稱:助力幫助平臺,提供住院管家、手術安排、遠程會診等6項超值健康服務,全方位解決您的健康難題。同時平臺打款效率更高,愛心捐款可以第一時間到達籌款人指定賬戶——支持平臺3元錢。

要想不出這3元,捐款人需要反復點擊“取消”數次后才能正常捐款。

平臺可以適當收取費用

一些平臺提示不夠充分

記者注意到,一些籌款平臺會從籌款人募集到的款項中抽取一定費用,作為平臺的服務費。

比如,有籌款平臺發布公告,因平臺在技術研發、運營服務、資金安全方面的不斷投入,運營成本逐漸增加,按照單個籌款項目提現金額的6%收取平臺服務費,且單個籌款項目最高不超過8000元。另外第三方支付平臺仍將收取提現金額的0.6%作為支付通道費用。

另一家籌款平臺的客服告訴記者,發起大病救助項目,平臺不收取服務費,但需要支付第三方支付通道服務費用0.6%。

還有籌款平臺表示,單個項目提現時,平臺將收取項目獲得贈與金額的3%作為平臺管理費。

該平臺的客服告訴記者,這是為了保證平臺穩定、健康、持續地運行,“平臺收取管理費不以營利為目的,僅為了保障平臺持續健康運行,以覆蓋平臺部分運營成本”。

那么籌款平臺額外收取捐款人的費用是否合理呢?

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常莎分析,根據××籌的說明、操作流程以及可選項等形式來看,平臺并未強制用戶支付3元綠醫服務費用,用戶可以通過不勾選的方式拒絕支付該項費用,因此并不實質構成欺詐或強制消費。

常莎提示說,為防范風險,捐款人在網絡平臺進行支付等操作時,需要特別注意平臺方的提示條款、免責條款、增值服務的說明等事項。

在北京交通大學法學院教授鄭翔看來,如果能夠通過收費促進公開募捐平臺改進服務質量,使善款能遵照捐贈人意愿合理使用,“適當收取費用是可以的”。

“不過,如果平臺能夠從其他途徑,如投資人的支持、財政的補貼、相關流量的變現等獲得資金支持則更好,就不需要向捐款人收費了?!编嵪枵J為。

在一位國內某籌款機構不愿具名的創始人看來,籌款平臺可以收費,因為這本質上屬于市場行為,通過收取一定的服務費來提供更好的服務、保障平臺運營無可厚非,“籌款平臺本身作為商業機構,如果既要求其提供免費的服務,又要承擔相應責任,這本身就是權責不對等的關系”。

有業內人士介紹說,籌款平臺一般借助不營利的籌款業務吸引流量、獲取客戶,再基于流量去開展公司的其他業務,如互助、保險等業務,建構起“籌款+互助+保險”的商業模式,營利業務一定程度上會反哺非營利業務,籌款資金本身也會產生利息。

這位業內人士認為,在捐款環節,一些平臺對用戶的提示不足,用戶往往在不知情時額外支付了“支持金”,相關提示信息不易識別,捐款人難以了解支付“捐款”的具體構成;同時,一些平臺沒有為捐款者了解資金的流向與使用情況提供便利,給捐款者造成了一定的被欺騙感和被隱瞞感,從長遠發展的角度來看,這會影響平臺的公信力。

“免費時代算是過去了?!辈稍L中,多位相關籌款平臺的工作人員認為,未來籌款平臺收費會越來越普遍。

曾在北京、天津等多地工作多年的業內人士郭女士告訴記者,在現實中,不少公眾對網絡籌款活動往往有誤解,將其視作純粹的公益行為,認為其提供的服務就是無償性的,忽略了其背后的企業化運營特性,也忽視了其背后的成本與投入。

在郭女士看來,作為市場化運營的網絡籌款平臺,日常需要承擔各種義務,包括資金審核、撥付監管、后續跟蹤、資金返回等工作,因此也就必然產生各種各樣的成本,這就不可避免地涉及市場化運營模式問題,或者說平臺收費等現實性問題。尤其是隨著人工智能等技術的廣泛使用,要想更好地借助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技術,提升對案例真實性的識別能力,增強風控能力等,必然需要投入更多。

信息披露需要足夠透明

依法保障捐款人知情權

我國現行法律并未禁止籌款平臺收費,但根據慈善法的規定,平臺需要保障捐款人的知情權。

受訪專家認為,需要制定規范、透明的收費機制,同時定義好平臺性質、做好社會公眾的引導。多位受訪者也表示,他們顧慮的不是收費本身,而是收費的不透明性、不合理性。

“從法律規定來看,平臺不得隱瞞善款使用情況,只要捐贈者想要知道,慈善組織就應該告知,而且應該是主動告知?!编嵪璺Q。

在前述業內人士看來,信息披露要做到足夠透明。在捐贈人充分知情的情況下,捐與不捐、捐多少都是捐贈人的選擇。平臺的頁面設計可以更加優化,利用技術手段在支付頁面做更具體、清晰的說明,為公眾提供選擇,例如勾選選項或未勾選選項,金額的變化應當是明顯的。而對于金額變化的原因,平臺也應提供更具體的解釋說明。

北京大學法學院非營利組織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錦萍在2023年11月舉行的“慈善法修訂背景下大病籌款平臺之道與規”圓桌訪談研討會上表示,為了可持續發展,平臺通過收取一定費用實現成本分擔是必要的,但這樣的前提是不能以盈利為目的。

那么,服務費的標準究竟該怎么定?有專家認為,必要時可以通過深入調研,開展成本構成、服務價值等方面調查,聽取用戶、平臺和有關方面的意見,平衡籌款平臺的商業屬性和服務領域的準公益屬性。

鄭翔的看法是,慈善組織在自己的網站上收費,只要是其通過收費改善了服務質量促進更多人進行捐贈,“就應該允許由慈善組織自行決定”。

前述某籌款機構創始人則表示,服務費的設定屬于市場行為,各類籌款平臺之間存在競爭關系,如果該平臺服務費過高,既不符合公眾的期待又無法提供優質的服務,那么公眾自然就會拋棄該平臺,選擇其他的捐款平臺。因此,服務費的標準應交由市場調節。

“從免費到付費必然有一個轉型的過程?!鄙鲜鰟撌既苏f,當籌款平臺開始收費的時候必然會經歷陣痛期,需要不斷地向公眾解釋為什么需要收費。但如果平臺能夠和公眾達成共識,即收費是為了提供更好的服務、承擔更明確的責任,未來便會形成更良好地捐贈環境。

鄭翔說,建立事后監督機制也是必要的,例如出現不明確告知用戶需要交費等違規行為,由民政部門慈善主管機構進行處罰,例如取消其公開募捐資格等,這樣就能形成良好的捐贈環境。

(編輯:鳴嫡)

捐款1元卻被收3元“手續費” 記者調查多家籌款平臺收取捐款人3元費用現象
 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內容凡注明"來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"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文化研究院藝術學研究、宗教學研究、教育學研究、文學研究、新聞學與傳播學研究、考古學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習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