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開(kāi)職業(yè)酒店代訂的利益鏈

  來(lái)源:北京商報 中國青年網(wǎng)2024-06-12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“希爾頓一會(huì )員因夜不歸宿被罰3000元”一事,重新又將“酒店代訂”推上風(fēng)口浪尖,看似是省錢(qián)利器,卻暗藏諸多隱患。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(fā)現,在剛剛過(guò)去的端午假期,仍然有不

“希爾頓一會(huì )員因夜不歸宿被罰3000元”一事,重新又將“酒店代訂”推上風(fēng)口浪尖,看似是省錢(qián)利器,卻暗藏諸多隱患。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(fā)現,在剛剛過(guò)去的端午假期,仍然有不少酒店代訂活躍在閑魚(yú)等交易平臺上。北京金茂萬(wàn)麗酒店,假期一晚1400元的熱門(mén)五星級酒店,游客通過(guò)代訂人預訂只要1000元左右就能入住,不但低于大客戶(hù)的協(xié)議價(jià)格,且可以享受包括行政客房等更高的權益。酒店代訂人是如何操作的?如此低的價(jià)格,他們又是如何獲利的?他們是否打破了合規與合法的邊界?

通過(guò)積分換取“利潤”

得知許久未見(jiàn)的發(fā)小陳芳要來(lái)北京出差,并計劃順便利用周末的時(shí)間游覽北京,在北京工作的馮然決定自費預訂一晚酒店,招待陳芳。本著(zhù)花最少的錢(qián)辦最多的事兒的原則,在朋友的介紹下,馮然在閑魚(yú)平臺找到了酒店代訂人阿睿,幫她以低價(jià)預訂高星酒店。

阿睿推薦了北京金茂萬(wàn)麗酒店。攜程旅行網(wǎng)顯示,這家酒店當時(shí)的豪華大床房?jì)r(jià)格為每晚1397元,但阿睿預訂該酒店當晚同房型(含雙早),價(jià)格僅為1020元,不僅價(jià)格低了近400元,阿睿還承諾保證入住酒店的行政樓層,并享用行政樓層晚上5—7時(shí)時(shí)段的晚餐。

馮然介紹,她在與阿睿的交談中得知,阿睿是萬(wàn)豪酒店集團的白金卡會(huì )員以及洲際酒店集團的鉆石會(huì )員,主要兼職代訂這兩家集團旗下的酒店。同時(shí),阿睿還提到,自己在幫助馮然一行人辦理入住后,又馬不停蹄趕往下一個(gè)酒店,幫助其他客人進(jìn)行入住。在被問(wèn)及能否預訂希爾頓集團旗下的酒店時(shí),阿睿坦言,由于自己的會(huì )員級別并不高,因此并不推薦住客入住希爾頓集團旗下的酒店。

馮然看似“占便宜”的經(jīng)歷不是個(gè)例。在剛剛過(guò)去的端午假期,北京商報記者在閑魚(yú)看到,不少酒店代訂活躍在平臺上,通過(guò)以低價(jià)招攬的方式獲取游客。這些酒店代訂承諾,不僅能提供更為便宜的客房,同時(shí)能讓客人享受到更高的權益,那么,酒店代訂人是如何從中獲利的呢?阿睿提到的會(huì )員級別,恰好是職業(yè)酒店代訂人的賺錢(qián)利器。

綜合多位代訂人和酒店方提供的信息,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,通常大部分酒店代訂人都擁有多家酒店集團的會(huì )員,且擁有很高的會(huì )員權益。酒店代訂人正是通過(guò)高等級的會(huì )員權益預訂折扣房間,或者通過(guò)“積分+現金”的方式來(lái)預訂酒店,再以高于折扣房間的價(jià)格在閑魚(yú)平臺上進(jìn)行二次售賣(mài),從而賺取差價(jià)。

一家國際連鎖酒店集團的預訂部負責人坦言,白金卡的酒店用戶(hù)在酒店官網(wǎng)或App預訂時(shí),如果所入住酒店入住率并不是很高,通??梢韵硎芨鼮閮?yōu)惠的預訂價(jià)格,或者選用“積分+現金”的方式進(jìn)行預訂。

以北京三里屯通盈中心洲際酒店為例,6月23日—24日,在洲際酒店集團官方App(IHG App)預訂該酒店豪華雙床房?jì)r(jià)格為1869元(不含早),而銀卡用戶(hù)通過(guò)該平臺預訂酒店同樣房型時(shí),則可以選擇“13000積分+1318元”“23000積分+920元”“28000積分+702元”等幾檔“積分+現金”的方式進(jìn)行預訂,甚至可以選擇僅使用“43000積分”兌換房間。

另有酒店代訂人樂(lè )樂(lè )透露,不同等級的會(huì )員預訂房間的價(jià)格其實(shí)相差不多,但等級越高獲得的積分比例越高,權益也越多,不過(guò)各個(gè)集團會(huì )員政策也會(huì )有差異,一般給客戶(hù)預訂時(shí)會(huì )提供一定的會(huì )員優(yōu)惠。

酒店代訂人是如何定價(jià)的?一位有著(zhù)多年大型國際連鎖酒店運營(yíng)經(jīng)驗的相關(guān)負責人表示,酒店代訂人通常都是根據客人想要預訂的酒店還有多少優(yōu)惠房間數量決定的,例如有些酒店入住率超過(guò)一定比例后,就沒(méi)有優(yōu)惠房間了,酒店代訂人就會(huì )告知客人無(wú)法預訂。有些酒店代訂人甚至也會(huì )犧牲自己的利潤單純賺取積分,通過(guò)下一次幫助客人預訂房間,再將積分轉化成“利潤”。

“同行人入住竟不需要登記”

事實(shí)上,每家酒店都有很?chē)栏竦臅?huì )員體系,酒店代訂人是如何“鉆空子”的?又是如何幫助客人辦理入住的呢?

當馮然確認預訂酒店之后,阿睿發(fā)來(lái)支付鏈接,并與她確認酒店名稱(chēng)、入住時(shí)間、房間數量等預訂信息。在馮然拍下鏈接后,阿睿表示,在入住當天,代訂人將先到酒店辦理入住手續,并會(huì )告知前臺有一位同住人,而馮然只需要自行前往前臺辦理登記入住即可拿到房卡,并不需要繳納押金,而與馮然同行的陳芳則并不需要辦理入住。

針對辦理細節,阿睿還“叮囑”馮然,“不要提預訂渠道,直接說(shuō)已經(jīng)辦理過(guò)入住,只是來(lái)登記拿房卡,前臺如果找不到訂單,就說(shuō)預訂人姓名(代訂人)。退房時(shí)僅需要把房卡交給前臺”。

入住當天,馮然懷著(zhù)忐忑的心情,按照代訂人的提示進(jìn)行操作,但令她沒(méi)想到的是,她與朋友陳芳一起十分順利地入住了酒店。

馮然表示,一間客房下登記的是兩位入住人,實(shí)際上這間客房是阿睿幫忙開(kāi)好的,而自己只是進(jìn)行了補登,好友陳芳則并未登記就能進(jìn)入該酒店房間。如果好友陳芳進(jìn)入該房間,也只能是以訪(fǎng)客身份進(jìn)入,按照規定,訪(fǎng)客到了夜里11時(shí)就需要離開(kāi)房間。

雖然好友陳芳并未登記入住,但是憑借馮然的房卡,兩人依然順利地入住酒店房間。

代訂不僅違約而且違法

“酒店代訂人的行為是違約行為?!北本┦袊_律師事務(wù)所合伙人朱立新表示,酒店對于會(huì )員注冊都會(huì )有相應的會(huì )員協(xié)議或者會(huì )員章程,用于規范酒店和會(huì )員之間的權利義務(wù)。在該文件中,一般都會(huì )有明確約定,該會(huì )員權益僅供會(huì )員本人自行使用,不得轉讓?zhuān)坏靡源双@利。所以,代訂商家自行購買(mǎi)酒店會(huì )員再通過(guò)為他人代訂的方式牟利,顯然也構成對酒店的違約,酒店是有權根據前述文件的約定,要求該會(huì )員承擔相應違約責任的。

“用自己的會(huì )員權益進(jìn)行代訂,然后從中賺取差價(jià)的行為,擾亂了酒店的正常運營(yíng)和管理,同時(shí)也會(huì )帶來(lái)一些安全隱患?!北本┑诙鈬Z(yǔ)學(xué)院中國文化和旅游產(chǎn)業(yè)研究院教授吳麗云認為,諸如此類(lèi)的代訂人其實(shí)也相當于是酒店“黃?!?。

談及代訂行為是否違法,朱立新表示,代訂商家利用自己酒店的會(huì )員權益幫他人代訂的行為,本身不僅違約,并且違法。代訂行為本身就是讓他人冒用自己的名義入住酒店,顯然違背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等法律法規的有關(guān)規定,屬于違法行為。

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》(2012修正)第五十六條的規定,旅館業(yè)的工作人員對住宿的旅客不按規定登記姓名、身份證件種類(lèi)和號碼的,或者明知住宿的旅客將危險物品帶入旅館,不予制止的,處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罰款。

朱立新還表示,入住酒店時(shí)辦理登記是每個(gè)公民應當遵守的法定義務(wù)。而作為酒店的工作人員,更應當本著(zhù)對每一位旅客認真負責的態(tài)度,落實(shí)好登記后再入住的工作,避免出現登記人和入住人不一致、一人登記多人入住等情況,進(jìn)而規避一些潛在的風(fēng)險和意外。

對于酒店代訂人而言,代訂行為也給自身帶來(lái)一定風(fēng)險。北京第二外國語(yǔ)學(xué)院旅游科學(xué)學(xué)院教授谷慧敏表示,如果實(shí)際入住人在入住期間涉及刑事犯罪,那么代訂人同樣要承擔責任。所以酒店代訂并不是一門(mén)好生意,需要承擔相應的風(fēng)險與責任。

(編輯:鳴嫡)


揭開(kāi)職業(yè)酒店代訂的利益鏈

 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(wǎng)內容凡注明"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(wǎng)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(shí)必須注明"稿件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,違者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(wǎng)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(xué)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(xué)文化研究院藝術(shù)學(xué)研究、宗教學(xué)研究、教育學(xué)研究、文學(xué)研究、新聞學(xué)與傳播學(xué)研究、考古學(xué)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(xué)習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(wèn)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(lái)電或來(lái)函聯(lián)系刪除。